零售簡報 當前位置: 深圳珠寶網 > 關于我們
2019年05月零售簡報(下)

前4月我國金銀珠寶類消費同比增2.2%

2019年4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30586億元,同比名義增長7.2%(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5.1%,以下除特殊說明外均為名義增長)。其中,限額以上單位消費品零售額11120億元,增長2.0%。

2019年1-4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128376億元,同比增長8.0%。其中,限額以上單位消費品零售額46212億元,增長3.5%。

金銀珠寶消費同比增加

按經營單位所在地分,4月份,城鎮消費品零售額26259億元,同比增長7.1%;鄉村消費品零售額4327億元,增長7.8%。1-4月份,城鎮消費品零售額109661億元,同比增長7.9%;鄉村消費品零售額18715億元,增長8.9%。

按消費類型分,4月份,餐飲收入3281億元,同比增長8.5%;商品零售27305億元,增長7.0%。1-4月份,餐飲收入13925億元,同比增長9.3%;商品零售114451億元,增長7.9%。

2019年1-4月份,全國網上零售額30439億元,同比增長17.8%。其中,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23933億元,增長22.2%,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比重為18.6%;在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中,吃、穿和用類商品分別增長26.7%、23.7%和21.2%。

金銀珠寶消費同比增加

附注

1.指標涵義

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是指企業(單位)通過交易售給個人、社會集團非生產、非經營用的實物商品金額,以及提供餐飲服務所取得的收入金額。

網上零售額:是指通過公共網絡交易平臺(包括自建網站和第三方平臺)實現的商品和服務零售額之和。商品和服務包括實物商品和非實物商品(如虛擬商品、服務類商品等)。

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包括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但不包括非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

2.調查對象

從事商品零售活動或提供餐飲服務的法人企業、產業活動單位和個體戶。其中,限額以上單位是指年主營業務收入2000萬元及以上的批發業企業(單位)、500萬元及以上的零售業企業(單位)、200萬元及以上的住宿和餐飲業企業(單位)。

由于限額以上批發和零售業、住宿和餐飲業企業(單位)范圍每年發生變化,為保證本年數據與上年可比,計算限額以上單位消費品零售額等各項指標同比增長速度所采用的同期數與本期的企業(單位)統計范圍相一致,和上年公布的數據存在口徑差異。主要原因:(一)每年都有部分企業(單位)達到限額標準納入調查范圍,同時也有部分企業(單位)因規模變小達不到限額標準退出調查范圍,還有新開業企業、破產、注(吊)銷企業(單位)的影響。(二)2019年月報結合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單位清查(2018年8月-12月)結果,對2018年底限額以上單位重新核實認定,對于未達到限額標準的企業(單位)納入限額以下單位調查范圍。

3.調查方法

對限額以上單位進行全數調查,對限額以下單位進行抽樣調查。

4.環比數據修訂

根據季節調整模型自動修正的結果,對2018年4月份以來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環比增速進行修訂。修訂結果及2019年4月份環比數據如下:

 

修訂結果及2019年4月份環比數據

 

貝恩發布最新報告顯示,中國能持續為奢侈品輸出“新買家

貝恩咨詢(Bain & Co.)剛剛發布的《2018年中國奢侈品市場研究》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內地奢侈品市場的增速達到了20%,與去年保持一致。報告指出,伴隨收入的不斷增長,中國消費者在奢侈品方面的支出持續走高,但口味也愈發挑剔。整體來看,各品牌的業績表現良莠不齊,更善于迎合消費者需求的品牌通常會有更好的表現。

事實上,有些品牌已經連續兩年取得卓越進步,另一些則連年下滑。2018年收入躋身前20的時尚奢侈品牌中,業績增幅高于25%與低于10%的品牌之比約為 1:2。《2018年中國奢侈品市場研究》中指出,中國奢侈品市場的四大主要增長驅動力為:千禧一代消費者;本土奢侈品消費增長;數字化戰略;快速增長的中產階級群體。

千禧一代消費者

報告指出,2018年20%的奢侈品消費增長,絕大部分來自千禧一代的助力。中國千禧一代有足夠的經濟能力,也愿意花錢購置奢侈品,其中57%的千禧一代的奢侈品消費源自家庭資助,還有38%的人用自己賺的錢消費奢侈品。

貝恩指出,中國千禧一代的住房擁有率達70%,是美國的兩倍,這對這一群體的消費能力產生了積極影響。此外,UBS的一項報告發現,71%的千禧一代表示對財務前景持樂觀態度,81%的人預計收入將有所上升。

貝恩合伙人兼報告的作者 Bruno Lannes 表示:“千禧一代精通網絡,他們經常玩手機,很了解時尚和品牌。他們重視創新和新意,對價格反而沒有那么敏感。他們不會期待打折,這也是中國奢侈品消費回流的真正原因。他們很有主見,知道自己的喜惡偏好,這造成了不同品牌的表現差異。受千禧一代追捧的品牌能有更快的增長,如果沒有跟千禧一代打好關系,日子就不是很好過,對品牌而言,千禧一代很重要。”

報告指出,眾多實現本土化的奢侈品牌,都通過融入運動風、街頭風和休閑風來瞄準中國千禧一代消費群體,如 Balenciaga(巴黎世家)推出的 Triple S 運動鞋系列,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與潮牌 Supreme 的聯名等,在中國市場廣受好評。Bruno Lannes 指出,中國奢侈品消費者的年齡低于全球水平,也正因為此,中國市場能以更開放的心態接納不同奢侈品牌的理念。“以歐洲為例,可能有些時候會覺得老品牌‘變味了’,但中國消費者不會,他們會反問一句‘為什么Gucci不能做運動鞋’?”

與其他年齡段表現相同的是,千禧一代中女性的奢侈品消費同樣超出同齡男性。2018年,化妝品這一傳統女性品類增長超過25%,而由男性消費者主導的腕表品類增長不到10%。

本土奢侈品消費增長

奢侈品消費回流也對中國奢侈品市場造成了久遠的影響。2018年,27%的奢侈品消費發生在國內,較前一年的23%有所增長。

貝恩預計,到2025年,中國近一半的奢侈品消費將發生在本土市場。但這并不意味著中國消費者將減少在海外市場的消費,目前,中國消費者為全球奢侈品市場貢獻了1/3的銷售額。

貝恩的報告指出,中國奢侈品消費回流的原因主要有三:政府下調進口稅、奢侈品牌進一步縮小全球價差,代購這一灰色市場遭到打擊。2019年1月1日,中國《電商法》正式施行,所有從事線上業務的人都需要登記注冊和交稅。Bruno Lannes 表示:“整治代購是中國政府的政策之一,這部分的消費能計入GDP 和繳納賦稅。尤其是中國經濟放緩,這能帶來額外的消費和推動(經濟)增長。”

中國上一次嚴打代購是在2015年,其成果是中國跨境電商快速崛起和發展。Bruno Lannes 表示,稅收鼓勵政策也推動了跨境電商的發展。此外,伴隨更多海外電商以合資公司的形式合法進入中國市場,中國消費者能夠無需通過代購,就買到來自全球的商品。

伴隨中國奢侈品市場的復興繁盛,品牌或將更多的商品配給給中國市場,品牌投資亦是如此。Bruno Lannes 認為:“如果有更多的消費者來到中國,那就需要更多的門店和員工來為這些顧客提供服務,同時還需要更多的售后服務,做更多的活動宣傳……這樣看來,就需要在中國市場擁有更多的資源和投資。”

數字化戰略

無論是電商,還是數字渠道的消費者互動,數字化是奢侈品牌在中國市場取得增長的關鍵。報告指出,成功聯結中國千禧一代的品牌的共同點之一是:利用數字化廣告和市場營銷活動來吸引年輕消費者,其中KOL在連接奢侈品牌和千禧一代消費者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然而,這樣的聯結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不是所有品牌都會欣然買單。Bruno Lannes 指出:“考慮到在中國進行商業活動的成本不斷增長,規模更大的品牌更受益,因此去年,一些大品牌有很棒的表現。”

奢侈品牌必須提高在中國市場的數字營銷預算,才能在這一市場取得成功,貝恩報告指出,品牌60~70%的市場營銷支出用在了多樣化的線上和社交媒體平臺。

微信是品牌數字營銷的重要陣地,占到奢侈品牌數字營銷支出的40~70%。“微信雖然不是電商平臺,但能讓品牌以非常具體的方式聯結消費者,吸引消費者走進門店。我認為這是品牌眼中微信的價值所在。”Bruno Lannes 說道。

盡管數字化消費者互動在去年很受歡迎,但報告顯示,奢侈品電商的發展卻停滯不前。2018年,線上奢侈品銷售額增長27%,貢獻了10%的銷售額,但這部分的主要推動力來自美妝品類,其它品類的線上零售滲透率并不高。原因之一可能是缺乏信心。Bruno Lannes 表示:“我對奢侈品線上銷售額增長持謹慎態度的原因之一,在于仿冒品。中國市場還存在這樣的問題,至少消費者會有這樣的疑慮。我覺得市面上的仿冒品沒有想象的那么多,政府方面大力打擊仿冒品,平臺方也在努力監測貨源。”

另一個問題,則是中國奢侈品行業豐富的電商生態系統,品牌自營、合營、綜合平臺和奢侈品垂直整合。Bruno Lannes 表示:“我認為,這會造成消費者的疑惑。這些電商平臺有什么差別?在不同的平臺能買到什么?”他指出,解除疑惑的方法是讓消費者明確每個平臺的定位。

貝恩的報告指出,2018年,奢侈品電商相關的大型投資并購交易活動也頗為活躍,亮點包括:京東和L Catterton對寺庫進行1.75億美元投資;歷峰集團(Richemont)收購 Yoox Net-a-Porter;YNAP與阿里巴巴建立戰略合作關系;Farfetch 中國公司與京東旗下奢侈品平臺Toplife 合并。

如此密集的交易活動催生了三類新興生態系統:圍繞品牌官網建立的生態系統,以及同阿里巴巴或京東合作建立的生態系統。在一個“全渠道”至上的時代。隨著時間的推移,奢侈品牌越來越了解如何整合線上線下銷售、如何利用數字互動提升門店進客率,以及如何改善店內體驗。目前,品牌商正在為實體店的布局調整進行周密規劃,并日益關注大型門店管理和可比門店銷售的增長。

快速增長的中產階級

中國的中產階級還在持續壯大,貝恩在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上公布的一份報告指出,到2027年,中國65%的家庭會成為中產階級。由此看來,中國市場依舊能持續為奢侈品輸出“新買家”,前提是,品牌方能夠找到合適的應對戰略。

未來,受不確定因素影響,這些增長驅動力也有可能失去動力。例如,中國經濟增長可能會在可控范圍內逐步放緩,房價可能會逐漸趨于穩定,從而導致中國家庭的“正財富效應”可能會有所減弱。但無論如何,對各大奢侈品牌來說,2019年中國奢侈品市場的前景依舊光明。同時,貝恩公司提示各奢侈品牌,雖然中國奢侈品市場銷售額將保持健康增長,但想要再次達到20%的增速難度較大。2019年,中國奢侈品市場增速很有可能將會稍微放緩。

 

PGI表示鉑金首飾需求普遍

PGI首席執行官Huw Daniel

PGI首席執行官HUW DANIEL在2019年白金珠寶業務評論會上發布

鉑金行業國際公司(PGI)2019年白金首飾商業評論(PJBR)透露,白金保留其作為珠寶鑒賞家和交易商選擇金屬的地位,從歷史人物到挑剔的千禧一代。

該評論引用了消費者對鉑金的偏好以及珠寶行業為滿足這種對有意義的珠寶首飾的渴望所做的努力,重點關注男士珠寶,年輕消費者和自我購買。

年度PJBR調查了1,000多家制造商和零售商以及1,000多名消費者,以評估2018年鉑金首飾行業的表現,并提供2019年的展望。它還突出了可能影響日本四大主要市場的行業趨勢,中國,美國和印度。

PGI首席執行官休·丹尼爾表示:“這項調查顯示鉑金如何繼續作為全球消費者寶貴的珠寶金屬層次結構,作為具有最高感知價值的金屬,使其成為珠寶的自然選擇,在其生活中占有特殊的地位和意義。”“三個鉑金首飾的主要市場經歷了增長,所有四個市場都見證了鉑金首飾的擴大,因為珠寶行業抓住機會超越鉑金在婚紗領域的據點。”

在日本,2018年鉑金首飾零售額從2017年開始增長1%,其中新娘戒指是增長動力。PGI表示,與有影響力的人士的持續合作將提升鉑金首飾對新娘和富裕買家的吸引力,超越婚紗珠寶行業。

據PGI稱,印度的合作伙伴零售額同比增長19%,成為增長最快的鉑金首飾市場。印度消費者越來越多地認為,在以傳統黃金首飾為主導的市場中,鉑金的稀有性和現代性反映了他們的價值觀。

同時,由于經濟強勁,金屬價格優惠和有效的營銷舉措,美國零售商報告2018年鉑金首飾增長11%。除了仍然是鉑金大本營的婚紗行業外,自我購買是全球未來增長的關鍵領域,尤其是在美國。

 

PGI表示,隨著宏觀經濟和零售消費的變化,該行業繼續實施結構性轉型,中國的鉑金首飾銷量連續第五年下滑。盡管整體情緒低迷,但許多零售商在2018年改造了他們的鉑金產品,采用了新的創新設計,包括替代材料,模塊化互動零件和重新設計的中國傳統圖案。PGI指出,這些新系列推動了PGI合作伙伴銷售的單位數量的增長,并且正在重新定位鉑金,以便在轉向和收入方面具有競爭力,成為商店中表現最高的類別

零售行情
百胜国际娱乐网站网址 安远县| 礼泉县| 沛县| 胶南市| 图们市| 漳浦县| 甘孜| 绵竹市| 凌源市| 杂多县| 白沙| 平利县| 章丘市| 上蔡县| 宝应县| 淮阳县| 贡觉县| 五华县| 石屏县| 油尖旺区| 伊通| 西藏| 抚宁县| 上蔡县| 越西县| 鄄城县| 郯城县| 英吉沙县| 静安区| 洛阳市| 海南省| 巴楚县| 忻城县| 阜南县| 上高县| 那坡县| 澎湖县| 嘉禾县| 贺州市| 墨竹工卡县| 昂仁县| 万宁市| 宁国市| 西乌珠穆沁旗| 沈阳市| 休宁县| 平南县| 武夷山市| 文水县| 郎溪县| 武隆县| 织金县| 青铜峡市| 易门县| 潼关县| 油尖旺区| 松溪县| 新田县| 芜湖市| 呼和浩特市| 天气| 云梦县| 休宁县| 镇沅| 衡山县| 合作市| 麦盖提县| 濉溪县| 庆阳市| 静海县| 肥西县| 宁蒗| 南宫市| 尚志市| 枣庄市| 酒泉市| 余姚市| 绥江县| 二手房| 平安县| 承德市| 保山市| 沙坪坝区| 徐闻县| 施秉县| 石楼县| 黔东| 呼伦贝尔市| 南和县| 涞源县| 周口市| 株洲市| 姚安县| 宁陵县| 毕节市| 明星| 浮梁县| 霞浦县| 福安市| 太湖县| 北京市| 攀枝花市| 秀山| 宁波市| 临沧市| 济宁市| 洪湖市| 海淀区| 嘉义市| 新和县| 南雄市| 北辰区| 神池县| 宁德市| 蒲江县| 宝兴县| 奇台县| 沈阳市| 白朗县| 泽州县| 磐安县| 木兰县| 关岭| 津市市| 肥东县| 搜索| 额敏县| 莫力| 桦南县| 乌什县| 鹤山市| 六安市| 武安市| 资阳市| 伊通| 宜宾市| 宝鸡市|